首页 >> 百科小知识

堕胎文在哪里直播(微型小说堕胎)

华文原创文学

作者:燕京

李小萍怀孕了,怀的是有妇之夫王智的孩子,医生给她做完了堕胎手术,她一个人静静的躺在病房里,泪水打湿了枕巾,往事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二十三岁的李小萍,模样清秀,身材标准,长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,留着一头乌黑的短发,更显青春靓丽。她在大学里学的是服装设计,毕业后应聘到了“衣朵”集团工作,由于她精明能干,专业对口,加上人又长得漂亮,很快就被提拔为集团老总--王智的公关助理。

王智四十多岁,不仅事业有成,而且正直稳重,他同妻子白手起家,共同创办了“衣朵”集团,在当地颇有影响力。近几年,妻子身体不好,调养在家,他们有一个十九岁的女儿,名叫菲菲,在英国留学。

李小萍经常跟王智出去洽谈业务,她的角色是活跃酒桌上的气氛,为集团拿下更多的订单。酒桌上的老总们总拿李小萍开玩笑,喊她为“小嫂子”或“小弟妹”,夸王智慧眼识美人,金屋藏娇……私下里,王智多次向李小萍表示歉意,李小萍心里清楚,这只是逢场作戏而已。

后来发生了一件事,让李小萍喜欢上了王智。那次,有位香港大亨同“衣朵”集团签订了合同,“衣朵”集团将打开在香港的市场,前景非常可观。合同签好后,这位香港大亨点名让李小萍作陪就餐,席间,他对李小萍动手动脚,语言淫秽,更过分的是,他拽李小萍坐在了他的腿上……李小萍想反抗,但是不好挣脱,这时,王智走过来,拨开香港大亨的双手,把李小萍搂在怀里说:“对不起,她是我的女人,这次的合同作废……”结果,“衣朵”集团失去了打开香港市场的机会。

自那天起,李小萍隐隐能感觉到王智特别关心她,她对王智有了异样的感觉,如恋爱般,令人神往。其实王智的内心也早就喜欢上了李小萍,究竟从什么时候喜欢的,他自己也说不清,总幻想着李小萍是自己的女人,可是一想到同甘共苦的妻子,就打消了想要得到李小萍的念头。

一天,王智只带了李小萍一人去南方洽谈业务,下了飞机后,二人径直去了提前定好的酒店。

“小萍,拿好你的房卡好好休息一下,晚上七点我喊你出去吃饭。”

李小萍拿着房卡进了自己的房间,她躺在床上小歇了一会,然后起身打扮了一番,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敲开了王智的房门。

“哦,小萍,有什么事吗?进来说。”王智把李小萍请进房间。

“王总,我,我,我有点头疼,晚上不能和你出去应酬了。”李小萍显得有点紧张,脱口编了一个理由。

“是不是坐飞机太累了,你坐下休息休息,我给你倒杯水……”

堕胎文在哪里直播(微型小说堕胎)

李小萍脸蛋通红,羞答答的说:“谢谢王总的关心,你人真好。”

王智看着李小萍娇滴滴的样子很是心疼,此时他心跳加快,忘记了家庭,忘记了忠诚,满脑子都是眼前的李小萍,他冲破了最后的底线,紧紧的搂住了李小萍,“小萍,我喜欢你……”

李小萍更是激动,双手也抱紧了王智,她不再紧张,笑着说:“王总,我也喜欢你,真是怪了,我的头怎么不疼了呢。”王智听了李小萍的话,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说:“坏丫头,你是故意头疼吧,逗着我玩呢?”说完他把李小萍抱到了床上……

从南方回来后,王智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他和李小萍被激情冲昏了头脑,频繁幽会,时间长了,不免有些闲言传到了王智妻子那里。王智的妻子是个明智识大体的女人,她对王智有所怀疑,但又抓不住任何把柄,为了弄清事实,她拨通了女儿菲菲的电话,想让女儿帮忙查实。

“菲菲,你已经长大了,我想跟你说件事,这件事关乎我们家庭的幸福。”

“妈妈,我们的家一直是我的骄傲,你说吧,什么事?”

王智的妻子把最近听到的耳闻,和王智在家里的异常表现,都告诉了菲菲,菲菲劝妈妈不要多心多疑,要相信爸爸,并答应妈妈一定想办法弄清事实。

两个月后,王智的手机上收到了女儿菲菲的私信,王智细看私信内容:爸爸,你一直是我心里的好父亲,好丈夫,我和妈妈不能失去你,你们是我的骄傲,爸爸,别怪我雇人跟踪了你,我知道你外边有了别的女人,而且还知道那个女人是你的公关助理李小萍。

当我知道这一切后,很是气愤,你在我心里的形象一落千丈,如果妈妈知道你背叛了家庭,她的精神会崩溃,身体会垮。为了我们幸福的生活,我没有把真相告诉妈妈……妈妈和你风雨走过,很不容易,你怎能做出这等糊涂事啊,爸爸,你一直是爱这个家的,你的心能回来吗?女儿原谅你……”

王智看完女儿的私信,傻眼了,懊悔不已,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决定跟李小萍好好谈谈。

第二天早上,李小萍没来上班,王智拨通了她的电话:“你在哪里,我有话给你说。”“哦,我在医院里呢,我怀孕了,怀了你的孩子,该怎么办啊……”王智一听李小萍怀孕了,脑袋翁的一声响,后边李小萍又说了些什么,他一句也没听清,只听到李小萍在电话里哭。

原来李小萍也收到了菲菲的私信,信中的菲菲并没有威胁她,而是劝李小萍离开王智,知途迷返,趁自己还年轻,去寻找自己真正的幸福......,李小萍很害怕,害怕和王智再这样纠缠下去,会引火上身,不能为了一时的冲动而毁了自己的前程,她决定结束和王智的这段情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李小萍怀孕了,她既害怕又后悔,所以接到王智的电话后,一个劲的哭。

王智把李小萍接到她的住处,两人面对面坐着,沉默了一会,王智点了一支烟,“小萍,把孩子打掉吧,你还是个姑娘,以后还要嫁人的,我对不起你,也对不起我的妻子和女儿,我女儿已经知道了你的存在。”说着说着,王智突然哽咽起来。

李小萍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:“你有一个好女儿,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好好珍惜吧,就当是我们做了一个美梦,这个梦醒了。从现在起,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,我自己去医院……”

“小萍,我会给你一笔补偿费的……”没等王智把话说完,李小萍转身走了。

李小萍没有要王智的补偿费,她自己去医院做了堕胎手术,在医院休养了几天后,李小萍离开了这座城市,不再回来。

推荐阅读:

山人乐队阿腊是哪里人(2023云南网络名人说Vol5 民族摇滚山人乐队以网为媒 带领云南多元新声走向世界)

快手散打哥媳妇哪里人(散打哥老婆真真姐)

老铁是从哪里(谁才是真正的老铁从中巴边界和中印边界就能看出端倪)